合谋制售假药 偏僻山沟里藏着个“制药厂”

合谋制售假药 偏僻山沟里藏着个“制药厂”  郭山泽/漫画

  租用几间民房、运来五六台机器、招募十来个亲戚,没有办理任何药品生产手续,不具备任何药品生产资质,20多种成品药用的都是同一种原料……这样生产出的假药远销四川、贵州、湖南、云南等地,销售金额达390余万元。近日,河南省内乡县检察院以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对齐大峰、杨峰等8人提起公诉。

  为赚大钱,合谋制售假药

  现年36岁的齐大峰从事保健品销售已经十余年,和妻子郑霞在成都开了一家保健品门店,并将全家人从河南省内乡县接到成都居住。可不安分的齐大峰总觉得靠销售保健品赚钱太慢,老想找一条快速赚钱的门路。

  在跑销售的过程中,齐大峰认识了同在成都打工的老乡杨峰。杨峰曾在印刷厂打过工,对印刷技术有一定的了解。这些年杨峰辗转各地,换了几次工作,常年奔波在外、风餐露宿的生活使他感到厌倦,他也想早日赚上大钱稳定下来。

  2013年10月的一天,齐大峰和杨峰偶然相遇,谈起这些年的奔波都心生感慨。一番畅谈后,杨峰告诉齐大峰,听说做假药生意来钱很快。杨峰的话正中齐大峰的下怀。“我懂医药销售,你懂印刷,要不咱俩联手,见好就收。”齐大峰邀请杨峰一起干,杨峰也爽快地答应了。就这样,两个都急于“干大事、赚大钱”的人一拍即合,并很快开始着手实施。

  几天后,齐大峰带着情人徐晓梅,约上杨峰回到内乡,准备在那里大干一场。经过商议,齐大峰出资20万元、杨峰出资10万元合伙建厂,由徐晓梅出资5万元作为启动资金。齐大峰负责购置生产设备、包装设备、包装材料以及制假原料,并联系销售渠道。杨锋负责落实场地、雇用工人、组织生产加工等。徐晓梅负责生产包装、收取货款和管理账目。齐大峰每月发给杨峰3000元工资,年底根据效益给杨峰分红。

  秘密建厂,订立闭口盟约

  在哪儿建厂?杨峰想到了他的老家———内乡县瓦亭镇。经过一番“考察”,杨峰打算租用自家亲戚的3间民房,那里地处偏僻的小山沟,而且是独户,那位亲戚常年在外打工,房屋已荒置多年,不容易被人发现。找好场地后,齐大峰联系购买的制药设备,以及徐晓梅从商丘、洛阳等地购买的制假原料、包装材料等先后到位,经过一个星期的悄悄布置,一个生产假药的“工厂”建成了。

  为了避免声张,杨峰把生产地点和包装地点分开,把自己的亲戚招募过来,并订立闭口盟约;在屋内生产、包装时,把屋外的卷闸门全部放下或半掩,一切偷偷进行。

  为尽量缩小知情范围,齐大峰和杨峰发起了“全家总动员”———一个是以齐大峰为主的“销售圈”,一个是以杨峰为主的“生产圈”,成员均和二人沾亲带故。其中,有负责在本地开展销售工作的某乡镇卫生院内科医生张生。他和齐大峰也系亲戚关系,假药出厂后,齐大峰会低价供给张生,张生则利用自己的人脉,翻倍转售给其他乡镇卫生所。

  为隐瞒罪行,齐大峰等人通过物流对外发货,货物名称均为“电器”“电料”“配件”等,并安排专人负责收取。发往内乡的原料或发出的假药,在物流单上全是填写假名或专门的作案手机号码,外包装上也只有“周转箱”3个字。

  一种原料,炮制20多种成药

  一般情况下,该“工厂”的主要产品是胶囊类药物,有时也会根据齐大峰的销售经验和市场行情随机安排生产。按照真药的性状、颜色等,他们将自己买来的生产原料进行粉碎加工并制作胶囊,再根据正规厂家的包装式样印制标签和包装盒,将成板的胶囊按真药的规格装到盒子里。用不了几道工序,同一种原料就被生产、包装成了哮喘、止痛、止痒3个系列,风湿骨痛康、筋骨痛、风湿寒痹、鼻渊必通丸、定喘如意、咽康、舒畅、清肺咳喘康、骨之肽、痛舒康、风湿痹通、骨痛康等20多种成品药。包装盒上,贵州某药业生产有限公司、南阳某药业有限公司、西藏拉萨某制药公司等生产厂家的名字赫然在目。

  就这样,在没有取得任何药品生产资质,没办理任何生产手续,没有相关制药技术,也不具备生产条件的情况下,这个开在山沟里的“制药厂”每天生产假药10余箱,每箱200盒,每天的产量平均达到4万粒。经公安机关侦查查明,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6月,该窝点共生产假药38万余盒,远销四川、贵州、湖南、云南等地,销售金额达390余万元。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2014年7月,有村民发现杨峰开着面包车多次往返瓦亭镇和内乡县城两地,形迹可疑,经过悄悄打探,最终发现了该团伙制售假药的秘密,遂向公安机关举报。2014年8月,齐大峰、杨峰等8名主要团伙成员落网,其余相关人员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合谋制售假药 偏僻山沟里藏着个“制药厂”

声明:“伊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