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病农民工救助不力 尘肺病与职业病不能简单画等号

  进入晚期,喘不上来最后一口气,就会活活憋死,这是大部分尘肺病农民工人生的最后境遇;数量很大、处境困难、维权艰难、救助尴尬,这是尘肺病农民工目前面临的真实困境。

  有数据显示,在我国现有的职业病患者中,尘肺病患者占相当比例。如何救助尘肺病患者,尤其是如何进行有效的尘肺病防治,无疑是一个十分沉重和紧迫的话题。每年两会期间,都有很多代表委员将关注的目光投向这一困难群体。

  3月2日,在北京中关村一座写字楼里,一张大大的会议桌旁,一边是6名来自全国各地偏远山区的尘肺病农民工兄弟,一边是几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以及专家学者,这是一次面对面的真诚交流。

  “你的胸片带来了吗?我可以给你看一下。你现在的身体感觉怎么样?平时进行什么锻炼吗?”身为一名医生,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兼胸外科主任陈静瑜一开口就非常有职业特点。

  作为国内知名肺移植专家,陈静瑜是给国内“开胸验肺”第一人的尘肺病人张海超成功进行肺移植的主治医生。此时此刻,坐在他正对面的恰好就是他曾经的病人张海超。

  “你现在要去做职业病鉴定,流程上还有障碍吗?”陈静瑜的第二个问题紧跟而来。其实,作为连任两届的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已经连续几年都提出了相关的建议和议案。现在他较为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尘肺病的职业病鉴定流程是否便捷顺利、是不是还有障碍。因为只有顺利拿到职业病鉴定,尘肺病患者才能得到相应救助。

  “自己去的话,要我们拿劳动单位出的证明,没有这个不给你做。我做了四年职业病诊断,但一直没做下来。真的很难。”来自四川广元的尘肺病二期患者张广海说。其他几位农民工也都纷纷点头。

  2010年4月,贵州尘肺病农民孙凡军开始艰难的维权之路。但因为没有合同,企业发工资也没有给工资条,维权遭遇极大阻碍。

  “职业病防治法对职业病鉴定规定很严格,必须要有相关档案才能去做鉴定,工伤认定也要有一些证据。想让企业给我们出证据,去做工伤鉴定,这根本不可能。”孙凡军很无奈。

  陈静瑜认为,不应在尘肺病和职业病之间画等号。“一画上等号,很多患尘肺病的人根本无法得到及时有效救治。这实际上剥夺了尘肺病患病群体的权利。尘肺病患者不应只在职业病医院寻求救治,任何一个正规有资质的医院都能诊断治疗尘肺病,它应当与肺炎、肺结核、肺癌等疾病类同,从而获得广泛的医疗资源救治。”陈静瑜说。

  顺利拿到一纸工伤鉴定,对绝大多数尘肺病患者来说基本不可能实现。如果没有被鉴定为工伤,这些人只能回到村里。而按照现行规定,尘肺病属职业病,并不在新农合保障范围之内。企业往外推,村里也往外推,这就意味着尘肺病患者正在遭遇农村现行救助政策的空白区。

  2013年11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有关文件明确提出,要加大对尘肺病的预防与救治力度,改变了尘肺病问题长期被忽视的被动局面。去年两会期间,几十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名提交议案或提案关注这一问题。今年2月,国务院有关会议强调以整合使用城乡医疗救助基金,加强救助、医保等制度衔接,支持慈善等社会力量参与等方式,加快推进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这些积极的信号都表明尘肺病问题一直在国家层面得到重视。

  但对尘肺病患者的救助问题显然还需要进一步解决。全国政协委员、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审计合伙人张国俊感触颇深:“我国有关于尘肺病防治方面的法律法规,但问题的关键在执行。”

  张国俊认为,应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成立尘肺病专项救治基金,这个基金由所有涉尘企业缴纳,追缴的责任在政府,由国家强制所有涉尘企业参与尘肺病专项治疗救助基金。有了这个基金,如果得了尘肺病,在任何医院都可以进行鉴定,而不一定非得鉴定为职业病,这样,患病农民工就可以得到救助,进行治疗。记者朱宁宁

尘肺病农民工救助不力 尘肺病与职业病不能简单画等号
声明:“伊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