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性侵九成熟人所为 施害者临时起意占一半

  我国已有儿童防性侵标准化教案及培训手段 却缺少大量讲师志愿者

  文/广州日报记者谭秋明

  2014年平均每天曝光1.38起性侵案,是2013年同比的4.06倍;受害者低龄化严重,7-14岁占比近九成;尤其令人震惊的是,三成性侵案的实施者是师长;此外,近半数受访未成年人不知何为性教育。

  日前,由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发起的儿童安全基金女童保护项目发布了《2014年儿童防性侵教育及性侵儿童案件统计报告》。记者从女童保护项目获悉,目前,已经有儿童防性侵标准化教案及培训手段,但合乎资格的讲师仅30多名,全国各地均急需大量讲师志愿者。

  去年性侵儿童案日均曝光1.38起

  根据“女童保护”项目统计,2014年以来,性侵儿童的恶性案件在全国各地呈持续高发状态,媒体曝光数量急剧攀升。2014年1月1日至12月31日,被媒体曝光的案件高达503起,平均0.73天就曝光1起,也就是每天曝光1.38起,是2013年同比的4.06倍。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首次被曝光案件数量反超全年天数,意味着社会各界和舆论对儿童安全的关注度有了大幅度上升。但是,上述统计仅基于公开报道案件,因此并不等同于2014年性侵儿童案件总量比2013年有大幅度增加。社会与学界的共识是,由于诸多主客观因素造成性侵儿童案件难以被公开报道和统计,因此被公开的案例可能仅为实际发生案件的冰山一角。

  小学生受害者急剧增多

  总结2014全年媒体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件特点,受害人群呈现低龄化趋势,尤其以7岁到14岁的小学生居多。据统计,726名受害者中,0~14岁的女童709名,男童17名。被公开报道年龄的受害者中,0~6岁的有107人,7~10岁的有294人,11~14岁的有308人,后两者合计占总量的84.91%。这一比例较2013年同期(81.15%)上升3.76%。

  值得重视的是,11~14岁的小学高年级学生受害人数不仅不低于小学低年级,反而略微超出。一方面说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更容易成为犯罪嫌疑人侵害的目标,另一方面也显示出目前我国义务教育小学阶段的儿童安全教育缺失较为严重。

  统计还显示,在公开报道的案例中,农村未成年人有171人,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有42人,城镇未成年人有409人。女童保护项目认为,这并不代表城镇未成年人被性侵案件比农村更为高发,而是充分说明城镇地区对未成年人的监护密度显著高于农村地区,城镇地区大众媒体的覆盖面超过农村地区。

  据女童保护项目志愿者反映,农村地区留守儿童群体巨大,学校及社区的自我保护教育及基础生理教育与城市存在较大差距,甚至存在空白。有的山区学生快上初中还不知道什么是月经,更不了解如何防性侵、遇到侵害如何应对或如何报案。上述大背景和社区警力及第三方社工的缺位,均导致更难被发现。

  大数据:

  施害者临时起意占一半

  据统计,在2014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中,熟人犯罪有442起(公开报道未提及双方关系的未统计在内),熟人性侵儿童案占87.87%。这些熟人包括教师、邻居、亲戚、同村人等。在案件发生前就与未成年人彼此认识的施害者,更容易接近受害者,再凭借其体力上的优势和特殊身份,或者凭借其地位,使得侵害容易得手。

  熟人作案比例如此之高,说明在防性侵安全教育中,一定要特别重视针对熟人性侵的防范措施。女童保护项目的儿童防性侵教案中,设置了儿童防范陌生人和熟人性侵的不同应对措施。

  统计结果显示,从施害者职业分布来看,无业、退休者等社会人员有138人,教师有68人,官员4人(公开报道未公布施害者职业的未统计在内)。

  在提及相关情况的公开报道案例中,一人对多名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害的案例达78起,占15.51%;一人多次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害的累犯案件为135起,占26.84%。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公开案例中,在监护缺位前提下,施害者临时起意的性侵儿童案件为272起,占54.08%。这类案件中,受害人都是在孤身一人、监护人缺位、毫无自我保护意识的情况下,给了施害者可乘之机。

  性教育:

  孩子似懂非懂

  家长不知怎教

  女童保护项目2014年对北京、山东、浙江、江苏、吉林、湖北、贵州、云南、广东、黑龙江、广西、安徽、福建、甘肃、四川、重庆、河北、辽宁、山西、河南等21个省市城乡地区的3482名学生、337名家长、394名教师进行了防性侵情况的问卷调查,发现2014年以来,性侵儿童案件对小学教师、家长带来巨大影响。

  受访的337名小学家长中,68.7%很关注2014年以来媒体频繁曝光的儿童遭遇性侵害案件,30.4%听说过,仅有0.9%表示不太了解。在女童保护项目访问的394名小学教师中,74.7%很关注,25.1%听说过,仅有0.3%教师表示不太了解。

  调查还显示,目前我国义务教育小学阶段的防性侵教育存在普遍缺失的问题,调查中,1346名受访男生、2136名受访女生中,仅有20.0%的孩子知道什么是“性教育”,48.3%孩子不知道何为性教育,31.7%的孩子选择“似懂非懂(知道一点点)”。

  防性侵:教育不当或成“恐性教育”

  经过1年多的努力,女童保护项目编写了一份《防性侵教育小学标准教案》并且培育了一支30多人的专业讲师队伍,目前,该项目北京、山东、浙江、江苏等地开始实践,特别是在北京已经获得了政府购买服务,将防性侵教育纳入了常态化教学。

  项目负责人孙雪梅介绍称,防性侵教育和性教育有着本质的区别,现实中,防性侵教育不当很容易变为“恐性教育”,令孩子心灵蒙上阴影,因此,从事防性侵教育人员需要掌握心理辅导、法律常识等多种专业知识。

  “我们拿出教案和视频与全社会分享,在一些我们无法触及的地方,人们或者可以依样画葫芦地为孩子们防性侵做点事情。”孙雪梅表示,目前,全国仅30名符合资质的防性侵讲师,该项目急需大量的讲师志愿者开展服务。“我们现在有两种方式,一是在当地,尤其是留守儿童集中地区,培育种子教员,让他在当地发展支教队伍。另一种方式是和当地的教育机构合作,培训大学生志愿者。”

儿童性侵九成熟人所为 施害者临时起意占一半
声明:“伊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