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媒体就怂的院长不是好院长

  2月21日,湖北十堰市人民医院医护被一法院的书记员殴打,却不见医院方面有啥声音,这是为哪般?笔者从先前一些医疗传媒事件中梳理了医院院长们常见的“十大认知误区”,希望对医院管理者有所启示。

  误区一:媒体总是故意找碴

  媒体对医疗行业的刻板印象确实存在,但必须正视这样一个事实,那些引爆舆论场的医疗媒体事件大部分是以通过及时介入、充分沟通避免的。但很可惜,医疗机构管理者和当事人对自己“主动放弃话语权、主动葬送真相”的错误应对方式并没有应有的重视,反而选择抗拒、排斥媒体。

  误区二:赶紧息事宁人

  当下的医院管理者遇事总希望矛盾不要再激化再升级,加之来自政府或一些部门的压力,在一些事件处理上多选择“息事宁人”或“快刀斩乱麻”,往往对媒体三缄其口,使得在黑箱里的真相无处见光,一些亟待获知真相的媒体就难免偏听偏信,更有无良者甚至会制造出一个个“罗生门”,医疗机构和管理者陷入越来越麻烦的舆论漩涡。

  误区三:惹不起躲得起

  新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任何事件都可以在极短时间里引爆,偶发个案迅速被公众误识为普遍现象,惹不起更躲不起。新传播环境下,各家医院是声誉管理的共同体,不能独善其身,需要共同维护。

  误区四:与主流媒体保持好关系就行了

  主动维护好与主流媒体、权威媒体关系非常必要,但不能就此忽略自己身处的媒体环境,一旦触网就可能引发围观,更不能低估自媒体的传播影响力。一张照片或是一段视频,瞬间就能点燃舆情。还有院长认为只要医院每年投入大量广告费维系媒体关系,医院内部管理就是出问题也没有大关系,这种想法是极其危险的,且不知医院品牌传播一定要内外兼修。

  误区五:事情这么小,何须大惊小怪

  事件可以非常小,但与应有的职业表现、与对方的心理预期、与原始的刻板印象一旦形成了大的绝对落差,就可以成为舆论热点。另一种情况是本来是小事,但不予重视,处置过程演变成了受众或媒体囤积不良情绪的过程,蓄势爆发。

  误区六:员工情绪可以搁置

  只要把公众情绪安抚好,员工情绪可以搁置,这种思路在过去十年,问题不大,但近年来舆情的内容主体正在悄然发生改变。一方面医护人员工作超负荷、人身受攻击等境遇愈来愈受到媒体关注,另一方面,当医护员工权益没有得到应有保障或受到侵害时,医护群体也在借用自媒体平台发声。这类事件的比例近年来上升较快,内外舆情夹击下,院长必须转变思维,多一份人文关怀。

  误区七:站出来说话风险太大

  当下的管理层中比较盛行这样一种思维,事情已经发生,该怎样就怎样,责任大家扛。万一对媒体说错了话,那板子就打在我一人头上了。作为一院之长,这种思维要不得。在应对过程中,还有不少院长认为要等所有问题都搞得水落石出后方能说话,这也是危险的,因为在等待真相的真空期,极易滋生谣言和不实报道。

  误区八:基本医学常识媒体人都懂

  很多院长既是管理好手又是临床专家,语言表述风格往往是严谨,充斥专业术语,一些核心事实不会提炼和强调,最终导致报道的核心事实缺失或被淹没。媒体话语体系和医学话语体系之间有天然区别,要了解老百姓关心哪些问题,用媒体语言怎么表述,哪些核心问题必须解释透,千万不要舍不得放下大专家的架子,千万不要以为那些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媒体人都懂。

  误区九:不要在网上乱说话乱掺和

  这是新时期院长们遇到的新问题,本院一些员工在网络上活跃度很高,有些运用网络平台进行科普,有些则是爱评论、爱发牢骚、爱拍砖,这类员工是一些院长高度担心的“刺头”。其实这些行业舆论领袖在不少医疗传媒事件中能发挥积极作用,对舆论导向能起到积极的纠偏作用。行业舆论领袖的成长成熟需要管理者的尊重和宽容,既要给他们空间和关怀,又要给他们必要和及时的提醒。

  误区十:上级主管部门负责发声

  有院长认为,忙好业务、抓好管理是医疗机构的本职任务。舆论应对工作是分外事,与其错办不如让上级主管部门统一办。这种想法并不太可行,一是舆情应对的时间等不起,二是主动放弃话语权是大忌。院长们增强应对媒体的实战能力,培养与媒体的沟通能力,是一堂必修课。

见媒体就怂的院长不是好院长
声明:“伊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